进入旧版 | 设为首页 萧山网 - 瓜沥网
您的位置:萧山网首页 > 瓜沥网 > 媒体关注 > 正文内容

古塘月

时间:2019-12-31 10:26:03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吴徐航  著

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

  山头上真的有了响声,咔嚓咔嚓的,冰天雪地的会不会是野兽出来寻食,野兽的鼻子很灵的,会不会钻进窝棚来呢?士生紧紧地揽住莲贞,两人的手心都捏出了汗,山头上不时响起树枝挣脱积雪“啪、啪”的声响,每响一下,他们的心就咯噔的提一下,咔嚓咔嚓的声响越来越近了,奇怪,野兽一直没有过窝棚这边来,也许是前面的大岩石挡住了它的视线,那咔嚓咔嚓的声响停停响响,便料定那野兽也在窥视动静。终于那声响近了,士生悄悄地捏住了一根树枝,准备与野兽搏斗。

  “竹夹散了?是个大的!”空旷的山头上猛然响起一个粗犷的声音。

  透过窝棚的缝隙循声望去,莲贞他们看到了一个披蓑衣戴斗笠的山里后生,腰上挂着一只毛茸茸的东西,正蹲在不远的雪地上挖什么,哦,是人,是山里人!莲贞和士生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窝棚的动静惊动了那个山里人,只见他机警地操起柴刀,注视着岩石后的窝棚,若是野兽挣脱竹夹受伤躲进柴堆,说不定是个大东西呢,他巡视了一眼四周,敏捷地跳上那块大石头,准备出击。

  “别动手,我们是人。”士生见状一边喊一边伸手推开树枝。

  看到了窝棚内的一男一女,那后生惊呆了,是撞上了狐还是撞上了仙,这冰冻雪封的山头上怎么会有人,看穿戴还是街上人:“你们……你们是什么人?怎么在我的窝棚里?”

  莲贞扶士生钻出窝棚轻声说:“大哥,我们是去林家坞走迷了路的,风雪中他踩了你的竹夹,走不了了,借用了你的窝棚暂避半宿。”

  当山里后生听说街上人是去林家坞,便指着北边的山麓告诉他们林家坞在那边的山坞里,要翻过好几个山头呢,走岔路了。又带几分不好意思地解释竹夹是用来夹野兔的,却夹伤了先生的脚,说话间把挂在腰间的野兔往后移移,邀请两位素不相识的过路人去自己家歇息,还说路不远,转过半山腰就是,自己可以背先生走路。

  莲贞和士生相视点头。

  “那真是谢谢了,我叫士生,她是莲贞。大哥,我们怎么称呼你。”士生高兴地说。

  “谢什么,叫我东生好了,来。”叫东生的后生把斗笠盖到莲贞头上,扎好马步。

  雪又下大了,鹅毛般的雪片在山坞盘旋、盘旋,又无声地落到弯腰的树枝上,落到已积雪的石头旁,落到冰冻的小溪里,山风一阵阵地掠过,扬起积雪,一会便盖没了他们的脚印。

  路上,东生告诉莲贞和士生,自春天娘去世后,家里就自己一个人了。

  东生的家在山坳里,三间小石屋。石头垒的墙,石片盖的顶,石条隔的窗,名副其实的石屋,屋面前是一圈石块垒起的矮院墙,一道树枝扎的木栅栏,院里有石头垒的鸡窝、兔窝、羊圈,顶棚的茅草上积厚了雪,院墙边有几块方正的石块,上面也积厚了雪,整个院落都是白色的,莲贞一步一步套着东生的大脚印小心翼翼地走进院去,实在不忍踩那洁白晶莹的地面,不愿打破这份难得的静谧。

  东生跨上房檐转过头来招呼:“进来吧,院里是平的。” 东生以为莲贞是怕踩到什么。

  推开虚掩的厚厚的木门,堂屋中间着地的火塘内,大块大块的木炭吱吱地闪着红光,上面坐着一只黑油油的铁锅正冒着热气,屋里很干净,也很简陋,一张矮桌,几个粗陋的木头凳子和草编的蒲墩,墙上挂着竹筛子、竹圆匾、竹夹子,墙角立着山撅头、竹扒手等。

  东生把士生放下地,扶他在凳子上坐下,随手掀开铁锅盖吹了吹扑面的热气,里面是一锅苞米稀饭,白色的米粒和金黄色苞米粒正在上下翻滚,飘出诱人的清香。

  莲贞想,大概是清早出门前就炖上了的,这年轻人还真会过日子。

  东生把铁锅端下,去厨房取来几个大碗,找出几双竹筷到门口积雪中擦了擦,又转身给每人舀了一碗稀饭,再从土瓮里掏出一把咸笋干放到矮桌上,招呼莲贞和士生趁热喝,自己又过去取来铁钳子,从炭火中掏出香喷喷的几个煨番薯,敲掉了灰放到小桌上。士生和莲贞经过一天一夜的折腾,早已饥肠咯咯,似乎吃到了从未尝过的美食。

  “真香!我真的明白了‘芋老人’的话了。”士生边啃香喷喷的红心番薯边感慨起来。

  东生憨厚地想,香就多吃几个,便又用火钳去扒了几个番薯放到矮桌上。

  莲贞默默地吃着,熊熊的炭火,滚烫的稀饭,炙手的番薯终于驱赶了一夜的饥寒,额上热起来了,她想,人是最容易满足又最不容易满足的。

  吃完了莲贞起身去收拾,东生一把拦住了莲贞,把几只碗一叠连同筷子收起来一并端到外面的石板上,顺手把夹来的野兔也扔到外面,转身又往炉膛里加了几块大木头,招呼莲贞和士生脱掉鞋烤烤火驱驱寒再说,一边说一边把士生扶到炉边。

  莲贞说:“东生大哥,你去洗碗,我来帮他吧!”

  “洗碗?等会有人洗的,你管自己烤火吧,你们不惯受冷,会落下病的。”

  有人,刚才你不是说家里只有一个人吗?莲贞疑惑地看看东生。

  “啊,没说清,是我邻家嫂子,常来照看我,这不,这稀饭和番薯也是我出去以后她给我做的。”东生有些腼腆又有些得意地说。

  士生和莲贞坐到了火塘边。东生翻出了自己的旧衣服,对莲贞说:“先让士生换上我的,把湿的脱下来烤烤,你等一下,我去嫂子那里找几件给你。”说完拿起斗笠钻进了风雪里。

  莲贞帮士生换下了棉袍,穿上了东生的短袄,衣服很大裤子很长,模样有些滑稽。

  莲贞笑了,这是离家后士生第一次见到她的笑容,但是瞬间莲贞又微微地皱起了眉头,一定是在担心以后吧,士生觉得自己的心微微地颤动了,实在想不出如何安慰她,但又想天无绝人之路,在风雪中遇见了东生这样善良的人,总会有办法的,看到莲贞忧虑的神情,却只动了动嘴又没出声了。

  莲贞往火塘里添些柴,展开士生的湿衣服烤了起来。昨天已过,今又如此,明日将如何呢?风雪弥漫的山坞里,士生的脚又不能下地,看看肿得像馒头的脚踝,一定很疼的,真是!

  莲贞和士生在火塘边坐着,默默地想着各自的心事,又不时地对视一眼。

  院墙外有了动静,随着木栅栏的响动传来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 “大雪的天,这路都冻了,你屋里多冷还是让客人去我家吧!”

  莲贞觉得那声音有些耳熟,一抬头,看到屋檐下东生的身后跟着进来一个女人,披着蓑衣戴着斗笠,在门口跺着脚,如果不是刚才听到说话的声音,还真分辨不出是男是女,便不由得站了起来招呼:“嫂子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  “哎呀,是莲贞吗?真是莲贞?你怎么会来这?不认识我了,我是莲花呀!”那女人随手摘掉斗笠蓑衣。圆圆的脸庞、乌黑的头发、结实的身材、爽快的语言,真的是莲花!真的是莲花!莲贞喜出望外,怔怔地,是做梦吧,昨天到今天都像在梦里,是做梦吧。莲贞迷惑了。

  莲花一把抓住莲贞的手臂,使劲地摇晃:“莲贞,你怎么了,真的,我是莲花!”

  “莲花,真的是你,我糊涂了像做梦似的,莲花!”莲贞伏在莲花的肩上哭了。

  (未完待续)

本站编辑: